• 2015-04-07

    很多人并不懂诗

    Tag:

    很多人并不懂诗。他们的唇齿有缝,
    因此不能朗读
    诗的句子。

    他们摩挲着文字的象腿
    和象的脚趾;他们阅读它们,
    等待诗歌的哑巴为他们歌唱。

    歌唱了,在屏幕里震动作响——节庆的礼花
    与贺词,广告的罗曼司,辞海里新的
    最大又惊悚的辞条。我的拇指

    在桌上手机上来回,像沮丧的网球手
    奋力地扳回每一次文字的转发。
    那颗赞的按钮,你如何赞美诗?
    词语都在桌上震动了。

    因为很多人并不懂诗。

    2015.2.21
    2015.2.27

     

  • 2014-12-17

    蓝衬衣

    Tag:

    绣在领子背后的蜻蜓飞走了。领子背后
    还剩一对窘迫的眼睛

    纹丝不动地看这
    黝黑的脖子
    就像看着广袤土地里的山
    和谷物
    就像凝神屏息中写生一幅山水
    ——黝黑的土地,上面飞过蜻蜓

    蓝色的衬衣,还有多少蜻蜓
    它们是红的白的
    丝线;它们靠在厚实的土地
    而土地有潮汐,起伏,或许
    也藏着湿润的谷物

    这对眼睛也会湿润,它们沿着衣领和
    黑的脖子
    等待土地和山
    从蓝色的薄雾中升起

    2014.12.17

     

  • 2014-12-17

    幻觉

    Tag:

    马当路听我们高声谈论幻觉
    时装店,咖啡厅,男人
    男人,听我们谈谈幻觉

    幻觉放大了身体,但幻觉很小
    它在你手里很小。它是
    一颗需要放大的
    喜悦

    幻觉曾是摇滚,是我的宝贝
    来吧,点燃我的火焰
    幻觉曾是吉他,数过一层层通往
    天堂的台阶
    幻觉有金斯伯格的面孔,
    拖着自己走过黎明时分的黑人街巷
    寻找狠命的一剂

    这些街巷听我讲过幻觉
    五原路,永嘉路,我摸着脑门
    说给我一杯
    苦艾酒

    在这些马路,我服下过很多苦艾
    但真的幻觉,来自星座
    每天,每周,每月,时时刻刻
    在白羊座转动的光泽里
    直觉


    2014.12.3
    2014.12.5

     

  • 2014-12-17

    说吧

    Tag:

    藏在舌头底下
    咀嚼的时候费力,但我也
    大声地念完了
    大多数对话

    我说,我们去买咖啡吧
    要一杯太妃榛果
    拿铁

    我说上瘾
    这没有什么

    我说
    我——上——车——了

    这是过了多久,舌头干了。泡在咖啡里,
    它让手指用微信讲话

    为什么每天都要一杯
    太妃榛果拿铁?
    因为甜的咖啡浸润了舌头底下
    干涩的秘密
    也许过了明天
    我一张口
    它就到了嘴边

    2014.12.5

     

  • 2014-12-17

    但诗很少

    Tag:

    给一些人诗歌,给另一些谈笑
    给一些人谈谈星座

    但诗很少,就像我稀疏的眉毛
    我写过一个中学同学、一个大学同学,
    最近一次是不久的分手
    中间相隔三年、十年

    如果用写作计算,我的恋爱
    只有三次

    但是我时常犯蠢,欢天喜地地
    解释星座,恰如其分地像一名白羊座在事物巧合里,
    或者用身体,谈论爱情的因果

    这么一算这些星座,不多不少
    我也该是个幸福的人

    但是前天昨天今天我又写诗

    2014.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