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29

    纪念故乡某夜店的倒掉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iterabbit-logs/11234289.html

    最早知道p先生是因为他买了《屁股》杂志的广告。这是dealer可以做的最性感的事情了,当年我如此想着——那时我还是《女魔头》里的安小姐,端茶送 水、接送各路策展人的coffee boy,听着dealer一一被塑造成了墨水少、坏水多的反派角色。后来风水转了,coffee boy不用害怕变成反派,只是成日担心自己的制服和黑眼圈,过得还和安小姐别无二致。这年,p先生穿着《屁股》的“LA BUTT” Tee站在巴塞尔博览会,这是我见过的dealer可以做的最文艺的事情。但真正教人记住p先生的原因是伊是t先生的糖爹。
    对于t先生的背景,从来没人费心考证,北京人、新加坡人、日本人、加拿大华裔孤儿,诸如此类,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数巧合。巧合的是月前在本城农村的画 廊门口撞见t先生,却羞答答地不敢相认。待到几天后在报章上见到伊在长城为fendi作秀才懊悔不已,难道在本城画廊村里还有比gallery cruising更性感、文艺的事情么?

    不性感、不文艺的时候往往就在屋里对着月光晒屁股。顺便用从老家带来杂志垫在床上,碰巧上面有t先生思议童年。不想在这个版本里t先生又成了老乡,伊讲我 们老家暗藏着大把歪人。歪人们抽着鸦片就把肉体卖了。真是充满异域风情。不免让人在月光下思乡起来。想到那家因为吃药而关门的夜店,恨不得像诸多歪人博客 一样落下两行热泪。只是“鸦片”在吃“草”还有困难地方显然太过虚构、夸张。好在“虚构”和“夸张”是同志修辞学里的技巧,就像很多同志博文凡写到听某女 星唱歌、翻时尚杂志时都要行落泪礼一样。
    如此,就请给我更多的虚构和夸张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bu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