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2-08

    文艺评论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iterabbit-logs/11680902.html

    “可能渊博的艺术评论家有时也会写充数的文章;如今他们多管这种文字叫博客。” 《卫报》的Adrian Searle终于也加入到了《frieze》的荣誉之战。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口水仗,当主编J小姐刚离开我们的艺术农村回到伦敦就贴出文章驳斥Ben Lewis的《谁在当代艺术里耍花招?》。随后,《frieze》的作者Dan Fox和Tom Morton也提笔应战——谈艺术市场堕落事小,诋毁当代文艺评论事大。但撇开艺术评论的清誉问题,Lewis的原文读来几乎同本地的艺术杂志文章别无二致。逢当代艺术只谈赫斯特,谈市场只知道泡沫,没有观点,缺少例证;Lewis唯独的好处是话锋泼辣,见人就砍,不似本地作者言必称“学术”,双手一护,和你练起太极。读过一本杂志叫《中国当代艺术展览前言合辑》,通篇除 了早被当作传单发送的展览前言以外就剩下摘抄泰特摸马的展讯,非常神奇!如果不是视力问题,那么主编一定是深受卡特兰编的《查理》杂志的影响。


    Ben Lewis的文章角落里列举了其搜罗的罪证,头条就是本地的张先生的拍卖纪录。对此波小姐以hype一词遮之。最近的《名利场》里终于刊出了波小姐的长文,和着《Times》、《纽约时报》等刊物的同类报道,本地的当代艺术已经赶上了奥运会。好像本地的时髦杂 志也会写艺术,至少一半以上被报道的艺术家都未曾见过,像是来自火星的华侨从事当代艺术多年终于衣锦还乡一般。所以,偶尔看到报道张先生、曾先生、方先生 的时候真的感谢编辑。我们的art scene就这么被拯救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