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0-02

    艺术飞行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iterabbit-logs/29817184.html

    在所谓“读图时代”之后,阅读展览的方式也随即遭到了革新和挑战。于是,早先的对岩洞壁画的膜拜、博物馆里的凭栏远眺甚至是在画廊里的速写临摹都显得过时。请想象一下仅在北京以“798-草场地-酒厂”构成的新艺术区,平均每周末有不下5、6场展览开幕,而像纽约的切尔西区(Chelsea)浓缩了不下三五百家画廊,每周的新展览开幕更是盛况空前。可见今天若要作一铁杆艺术观众,每周开赴展览的频度之密可想而知。那么艺术专家呢?很不幸,他们不单需要足够的盘缠以支付其频繁的跨省、跨国展览考察,还要有足够体力应付接踵而来的时差困扰。对此,策展人Polly Staple曾在《幻想的飞行》一文中精辟的概括道:“生物钟的紊乱可能是由特殊的生活方式造成的,譬如,夜班工作。因此,工厂的工人会有时差问题,而艺术专家亦不可避免。”艺术人士的最特殊生活方式莫过“Globetrotting(全球漫游)”,早先颠沛流离、饮酒作乐的俗套的波希米亚生活早已被全球飞行的艺术游牧取代。以Hans Ulrich-Obrist等为代表新生代艺术工作者每年有大量的时间在飞机上度过,他们上午可能在伦敦开会,下午可能就在柏林拜访艺术家工作室了,甚至次日奔赴美洲新的展览;他们在飞机场里写作回复邮件,在飞机上阅读,时差反而为他们在时区之间赢得了24小时以外的时间。2007年以威尼斯、卡塞尔、敏斯特为轴心的“欧洲三大展”无疑是艺术飞机生活的极致体验。成千上万的访客齐聚展览现场,甚至私家飞机和游艇都被派上了用场。“回头见”几成众人道别的标准辞令。

    08年的夏秋季节开启了亚洲艺术圈的观展马拉松。从广州三年展、上海双年展、新加坡双年展到釜山双年展、光州双年展等重量级展览均选在9月5-9日之间登场,届时必定忙煞了敬业的艺术工作者、热情的艺术观众。似乎总脱不开地域情结的广州三年展在回顾了中国实验艺术十年、考量了珠江三角洲的特定性之后,决定这次要和“后殖民”说再见。自06年起上海双年展和新加坡双年展遥相呼应,今年前者与本地的ShContemporary博览会联袂登场,而后者则选择了一个内置的小型博览会,请到了亚太各地极具有代表性的画廊同场现艺──双年展与博览会的共生关系似乎在此得以强化。另一边,由Okwui Enwezor领衔的光州双年展索性就将展览取名“年度报告”,以光州为基地让一连串巡展贯穿其间以期让观众进入一个共时性的观展方式,暗合了目前全球飞行的艺术生活方式。

    《Lonely Planet》对于艺术似乎爱不释手,对当地的艺术生态总有细致入微的考察。也许未来的旅行书里会附上一张更为明细的旅行时刻表:时间、地点、展览、人物。到时观众不再像原先去美术馆朝圣一样缺失时间概念,预订机票、门票、掐时间赶场次将成为新的模式。而这个九月,有前瞻性的艺术观众,你订了机票么,你有足够结实的旅游鞋么?
    (MU, 2008.9)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狼又来了? 2008-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