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01

    不要害怕,另类空间又回来了!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iterabbit-logs/35907212.html

    1974年2月的一天,而立之年的伊朗裔艺术家Tony Shafrazi迈进纽约现代艺术馆(MoMA),大喊一声:“叫策展人来!我是艺术家!”话音未落,伊就掏出喷灌对准毕加索巨幅的《格尔尼卡(Guernica)》喷上了三个红字“Kill Lies All(消灭谎言)”。不消片刻,Shafrazi先生戴着手铐被警察带走,故事在1千美金的保释金下草草收场。多亏了《格》本身的保护罩,否则今天毕加索的爱好者们只能在马德里的索菲亚女王美术馆里瞻仰一张涂鸦作品了──满腔不知是悲愤还是杜尚两撇小胡子式的喜剧。

     

    34年后的一天,在由瑞士艺术家Urs Fischer和画廊家Gavin Brown策划的展览《Who’s Afraid of Jasper Johns(谁在害怕贾斯帕·琼斯)》的开幕派对上,一只印有《格尔尼卡》图案的蛋糕将活动推向了高潮。对于当年的MoMA事件,作为活动地主的Tony Shafrazi 在蛋糕上写下了这么一串红字──“I’m sorry, NOT!” 满腹叛逆、秉承这股“毫无歉意(unapologetic)”天性的Shafrazi于1980年代在当时纽约艺术腹地苏荷区(Soho)开设了画廊,展览以Keith Haring(哈林)和Jean-Michel Basquiat(巴斯奎特)为代表的艺术家。当然,30年河东,30年河西。昔日大红大紫的画廊要么同Leo Castelli一样成了昨日黄花、收录进了词典,要么就躲在“白盒子”的神龛里坐收黄金。如果不是这场《谁在害怕贾斯帕·琼斯》,怕是很多人都忘了那位当年要“消灭谎言”的画廊家。

     

    一年前刚为Urs Fischer个展而在自家画廊掘地三尺的Gavin Brown,此番又与Fischer玩起了vandalism的把戏,将先前展览现场通过摄影复制到《谁》展墙四壁,两场展览跨过了各自的维度交叠在一起。于是,Picabia的作品叠在Donald Baechler之上,Kenny Scharf躺在Francis Bacon下面,Lawrence Weiner又盖着一张Jean-Michel Basquiat,而Cindy Sherman拍摄的关于呕吐的照片更索性被放在Scharf画面中的大嘴里。这些随性、暗藏机关和文本的并置无疑挑战着森严的艺术等级制度,调侃着视觉陈列桎梏。这无疑教人联想起当年画廊主人写下的“Kill Lies All”三个字。“我就想让作品更富时代感,将之从艺术史里解放出来,给予其生命。”Shafrazi如是说。显然,《谁》是一场对Shafrazi的致敬。评论家Jerry Saltz更是盛赞有加,称其为08年另类空间(Alternative space)回归里的力作。

     

    在艺术市场急转直下,画廊收紧银根、忙不迭裁员的时候,以“展览游戏展览”的《谁在害怕贾斯帕·琼斯》让人不免怀念起烂漫的70年代,Alanna Heiss创办了充满游击队风格的PS1艺术中心,Marcia Tucker在惠特尼美术馆败走展览滑铁卢后自立门户创立了纽约第一家致力当代艺术的美术馆“新美术馆(New Museum)”。这些当年的地下机构如今仍旧保持着另类空间的精神,与Art in General、Artists Space、White Columns、The Kitchen等空间一起组成了有别画廊-传统美术馆轴心的艺术生态。正如Mark Beasley 在新一期的《Frieze》中所指出的,今天由艺术家自发经营的小独立空间又将盛行起来。从伦敦东区由Wolfgang Tillmans从自家工作楼梯口改建的Between Bridge到Terence Koh在纽约唐人街附近的空间“亚洲歌协(Asia Song Society)”,都是此风的例证。

     

    最近,如果你走进古根海姆美术馆,大厅里可寻见一份叫《Wrong Times》的艺术家报纸。定睛一看,那座仅仅1平米大的另类空间错误画廊(Wrong Gallery)又卷土重来了。艺术市场咋了么?要失业了么?作品滞销了么?不要害怕,另类空间又回来了!

     

    (Men's Uno, 2009.02)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新媒体缪斯 2009-03-01
    2009 2009-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