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04

    如何给时髦的美少年们解释双年展?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iterabbit-logs/36046586.html

    飞往新加坡双年展的路上,同游的女策展人竖指赞叹星航的服务,想着着陆后的蓝天白云和传说中鲜美的黑胡椒蟹,眼前未来的旅途似乎就如同《孤星手册》里的样子一般丰满起来。但对于按图索骥的游客们,弹丸之地的新加坡就零星若干文艺场所,如同当地的美术馆一样,全然无法撑起当代艺术百般变化的风景,因而也无法同北京“798-草场地”这样的艺术轴心比肩──但是,自从两年前有了一个国际性的双年展以后,新加坡也顺理成章地跨进了新崛起的东南亚艺术版图里。


    曾有笑谈一则,某城市市长视察完当地的双年展后连声叫好,“明年再搞一届”──一旁的听者自然不禁莞尔。而对于新加坡这样的旅游行国家,双年展的价值自然不容小觑,就像先前的利物浦以双年展为当地主办“欧洲文化首都年” 添了颇有分量的筹码一般。记得第一届新加坡双年展时,拉塞尔艺术学院学生的时装秀先拔头筹,草间弥生和Jenny Holzer等大师的现场作品撑场,另一边有包括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内的特邀嘉宾,当晚的VIP夜场也放进了狮城饶有盛名的酒吧Ministry of Sound。作为一个双年展该有的活色生香的派头,新加坡双年展统统具备。这也使得这个岛国的艺术展能在一个双年展饱和的年代里脱颖而出。


    当处子秀一炮而红的时候, 2008年的双年展分明有挟东南亚艺术新热,乘胜追击的野心。艺术总监南条史生的留任就是一个例证。这位司职东京森美术馆馆长的著名策展人,国际视野和特定的审美趣味使他成了亚洲同行中为数不多跻身国际艺术竞技场的人物。首届新加坡双年展不乏四平八稳的的“国际视野”;而本次的双年展则拆招到了一台以“美”书写的戏。譬如,开幕之初 Deborah Kelly的巨型蝙蝠侠图案被投影入漫漫夜空。一行文字“Beware of God” 突如其来划破星空,反反复复出现于多个夜晚,渲染了诡异的信仰与政治“神谕”。作品投影的形式不单延续并呼应了上届展览上Jenny Holzer庞大的投影作品,并借其神秘、烂漫的氛围点出了本届的主题──奇迹(Wonder)。


    “体验奇迹就要打开自我的内心;奇迹召唤我们去诘问去想,超越表象。我希望双年展能创造某种批判思维,即,什么是美,何为现实?” 南条史生一席话无疑道破了策展思路背后的意图。以“美”为切入点, 在破除了当代艺术对意识形态、全球化政治的表象迷恋之后,展览一下子返璞归真,亲善起来。“我们选的作品不仅强于视觉,即便剖析起来也是易于理解的。” 南条的语气有些自豪。譬如说一个横跨一座大厅的卫星地图自然是显豁,在上面贴自己的标签也是其义自现的作品。观众动手,不论互动的技术含量,总好过拒人千里的刻板作品。而以旧市政厅为主的展场为奇迹的发生提供了温床。错落曲折的办公室和法庭为作品预先铺陈了静谧怪诞的气场。 诸多摄影作品都竭力呈现生活与日常中古板、错愕的面貌,在与这古老迷宫式展场建筑对话的过程中散发着晦涩的意味。Mariele Neudecker的雕塑作品《无法回忆的现在》更似一尊幽灵躲在展厅深处,被封在玻璃罩中的冰山几近一座山水盆景,拒绝任何好奇或者温情的猜想。


    近年国际双年展对录像艺术的喜好近乎偏执,在今年纽约的惠特尼双年展以及欧洲的泛欧双年展Manifesta就可见一斑。《奇迹》大量着墨于录像可以看作是一种与时俱进的展览策略。两年前曾因一部剖析个人内心投射的影片《热带疾病》而获嘎纳评审奖的泰国导演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呈上了一部录像作品《绿宝石》。短片以曼谷废弃的旅馆为舞台,通过男女旁白互诉往事,把画面里鬼魅灵动的室内景致同1980年代逃亡泰国的柬埔寨难民的背景串联起来,将不同时空里群体与个人的遭遇浓缩进这满目飞絮的旅店里,欲言还休,却把奇迹二字渲染的丝丝入扣。


    当然,这次《奇迹》的奇迹究竟是否发生,似乎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号。新加坡当地对于“双年展经济”(至少如,推动本地文化产业、文艺旅游业)显然寄予了颇高的厚望,甚至内置在双年展内的一个精品艺术博览会“Showcase新加坡”也成了当地评论就艺术与经济的口水仗的众矢之的。《Timeout》杂志的评论员就以《是否艺术以艺术之名》探讨了博览会与双年展的共生现象。当纽约MoMA(现代艺术馆)的掌门人Glenn Lowry、PS1艺术中心的创始人Alanna Heiss、策展人David Elliot等艺坛名流同不少政要、富贾齐聚开幕现场时,众人不禁盼望这这场双年展奇迹的显灵,但同时“雷曼兄弟”事件的阴云流散,即便新加坡当日晴空万里不免还是有人听到了艺术世界轰鸣的雷声,预见到了不久降至的阴云。

    (L'Officiel Hommes, 2009.01)

     

    Singapore Biennale 2008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