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2-02

    这不是一只馒头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iterabbit-logs/4431499.html

    并非想用玛格利特的句式来为《血案》翻案——有了掌声、拥趸和名利双收之后已是圆满。挪用现成图像,激起过些许引颈期待的好意,但某些想像力微光一闪便跌进“恶搞”的大潮,也许更合了报章的好意 。

    十多年前,是不是科波拉放言道以后电影是小姑娘在家(用电脑)也能做出来的东西?前日去朋友家里看一件作品。前5分钟里看不出任何端倪,艺术家虚构了一个韩国人生活,从“我”的少时到离乡背井讲起,顺手带过一串话题:婚姻、战争、暴力、色情等,因为内省、诚恳,讨了感情分。可惜,还是要皱眉,图像质量很次,很毛糙,多以单祯为主,偶有动态的图像,全以作者叙述串接起来。如果这时观众中途撤退是情有可原的——Nauman、Accounci以来二三十年lo-fi还没腻味么?
    然而,假使你眼力停顿稍久,个中妙趣便逐一显现,部分图像似曾相识,摄影风格过于杂烩,画质起伏不定,主人公的面孔未曾一致。直到那一桢有getty水印的图片解开观众心结:难道这全是网络现成影像串接起来的录象么?正是。
    末了是字幕,作者把所有影像的出处一一罗列,google、altavista、getty等等,很是神奇,好比你摆起软件,在家炮制electronica一样。作品刚在釜山双年展里展出,标题是《all right》。作者两年前先完成了作品《all wrong》,同样是把现成的图片拼接成录象。点子不大,靠的是想像力。老早不少艺术家都有剪贴本,网络以后是另外一个世界。

    网络一度是最被忽视的当代艺术的缪斯,甚至是展览现场。下载图片为绘画服务,如果还没写进我们学院的教科书,就该遭网络白眼。网络其实生动多了。我是在说被剪刀糨糊了的明星裸照,还是在说流传在猫扑等等“恶搞”图片呢?是的。比如,那个“猥琐男”都得了几分当代性。不过他们还是些馒头,同我们每天收到的邮件里幽默图片一样。想想有人喊出“图像饱和”的时代/社会/网络已经多时,从图片引擎、图库、图像处理网站,到youtube,怎么总等不着个把网络图像的geek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