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01

    我是个叫卖LOMO的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iterabbit-logs/4439539.html

    其实三年前给一报纸写过lomo,无甚好恶,毕竟就一相机。且当时自己也有一只lomo,整日挂书包里,也轻便。后来相机挂了,改装成了针孔,反倒不再拿出来摆玩。
    隔了几年不会说“每天都背相机”或者“机不离手”的话。某天出门可以一身轻。有手机,还可以拍照,如果想的起来。现在再看到提lomo的手,会很诧异,打量一下,多为三类:把“文艺”写脸上的青年、兜里铜板多的小青年、不愁铜板又嘟念“文艺”的小“同志”。


    又为杂志写lomo,把心里话收了回去,收了回去。像个PR,只翘拇指。
    ------------------------
    先 讲一部电影。6年前的《忠贞》里苏菲·玛索是狗仔摄影师,周旋于家族、名利、男女情事间,日夜拍照成了自我感情的救赎。导演很鬼,故事偏短,看罢五遍仍不 觉过瘾。想其中苏小姐是真懂拍照,且意识上还很当代的——不论何时何地何人,掏出相机,只顾按下快门。就一个“拍”字。很好。相较于安东尼奥尼老成、世故 的《放大》,或者言情的《high art》,这部电影几乎自始至终不愿沾所谓摄影的哲学。不谈本雅明、搁一搁桑塔格;拍,随身随时随地,要快,决计不容迟疑。《忠贞》是讲摄影态度的电影。
    同 样,也就是5、6年前,一种叫Lomo的相机开始传进国内。当年数码相机太贵,网络世界才在往娱乐道路迈开步。因此这种拿起来就拍的塑料玩具很容易就得了 广大20岁文艺爱好者的心。不消一年功夫,朋友见面,或结队游玩,兜里揣一款Lomo成了很时髦又挣面子的事儿,好比两年以后的ipod热,纵使没有也要 带上一副白耳机上街。Lomo的故事很简单,它的走俏却成了一个难以评说的案例。

    22年前在苏联Lomo还是个类似间谍相机的产物,回想 起来约莫相仿戈达尔《阿尔伐城》里的模样。若不是十几年前一群维也纳学生误打误撞地在捷克旅途中买下了一批在旧货店偃旗息鼓的Lomo,这种低技术含量的 相机多半也就是在博物馆歇息的命了,怎有机会同数码产品竞争市场呢。Lomo有多热,请上网,一观那些大大小小、鳞次栉比的Lomo网站、相册。那些散落 世界各地的Lomo社团更是神奇,总频有新闻传来,诸如某款Lomo的停产引来一地叹息和价格飚升,诸如万张照片拼起的百米长的Lomo墙立在了马德里或 是别的什么国际都市。后来我们终于也有了几道Lomo墙,在很多画廊里,聚了很多年轻的面孔来看,指指点点:“你看,这就是Lomo!”
    年轻的面 孔喜欢Lomo就像他们喜欢ipod、喜欢嘻哈、喜欢用日记加照片的形式重新定义博客。他们在网上写道,明星政要如Moby、Arafat都是Lomo爱 好者!天生Lo-fi的Lomo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就被人喜欢着。Lomo照片图像松散,以抖动和色彩绚丽出名,前者“抽象”,后者好看,皆能满足求美求 当代的心。Lomo摄影淡化技术,倘使你把光圈快门抛在脑后,恭喜你,你得了Lomo摄影的要义。
    似乎Lomo青年以文艺爱好者居多,他们读春上 村树,看贾章柯,知道使用photoshop。资深的更会读到桑塔格的名字和顾铮老师的书,晓得南·戈尔丁把她和朋友们的私人照片送进了美术馆,森山大道 是靠傻瓜机吃饭的。于是过不多久,本土的Lomo故事也多出一章“Lomo影像”。

    问Lomo影像是什么,就和今天继续追问什么是“观念 摄影”或者“中国新摄影”一样无果。答案欠奉。以拍摄山水文身闻名的观念摄影家黄岩曾经给出这样的解释:“Lomo影像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它是对现有 秩序的一种挑战和否定。从Lomo影像的视角来看,Lomo相机对摄影家和艺术家而言就意味着无序、偶然、自然,甚至还有些神秘。”
    也许要感谢南 ·戈尔丁的。朋友、恋人的题材终于让Lomo人获得了自信。这比晃动相机、追求饱满的色彩远为重要。言之有物,拍照也不例外。也有说是日本的荒木经惟、 Hiromix等人的作品改变了很多Lomo人的视线,从日文“私写真”改来的“私摄影”成了Lomo爱好者新的通行证。欧美的Juergen Teller、Ryan Mcginley等一批摄影师为这锅汤掺进了更多诙谐、怪张、性感的作料。这也是为什么Lomo展里拍小猫小狗电线杆的少了,同学聚会的派对照片成了焦 点。在近两三年里,很多Lomo网上相册有了质的飞跃,有人开始使用别的自动相机——请注意,这是Lomo人Lomo之行的延续,就好比Lomo的官方网 站把国产“海鸥”也列进了Lomo阵营一样。Lomo越来越趋于一种开放概念。自由、放松、快速、低技术等Lomo的特征才是Lomo影像的底线。

    再回到《忠贞》。苏菲·玛索对着火车车窗,端出自动相机,伏身,按下了快门。窗上微暗的倒影是她与神神叨叨的母亲。快门里有一记闪光,让观众心念是否破坏了风景。而苏小姐拍完即走开去,心定自若。于是,观众明白,拍照是速记,要快,勿想。

    --------------------------------------------
    The image “http://farm1.static.flickr.com/128/371817920_8d9db481ef.jpg?v=0” cannot be displayed, because it contains errors.

    The image “http://farm1.static.flickr.com/176/371816783_dd64e3f0d5.jpg?v=0” cannot be displayed, because it contains errors.

    近来只爱用手机拍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