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2-09

    下落不明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iterabbit-logs/4497690.html

    1
    达明一派有歌《下落不明》,唱水手服、法斯宾德、广东尖东、伦敦街中夜雾和红馆陨落的偶像[1],副歌处描摹入神。 网络上见词作者黄伟文的自白,此歌代表了一代人的成长经历。谁的经历呢?断不是大众身后的罗曼史。黄说自己和黄耀明一直以来都想有一首属于自己的《Being Boring》。
    同样被诠释为成长往事,《Being Boring》时常被易伤感的耳朵当作励志歌曲。虽然存心隐约其词,但作者又故意处处留下破绽,20年代、70年代、90年代,衣着装束、生活方式、情欲一一点到。 写往事、见闻,思忆故人,几笔勾出一部粗线条的编年史——那些人都在变换的时代中,吻过了,逝去了,歌者的演绎七分是感慨三分是disco里留下的celebration。 听者是否闻到了衣柜里的陈香?

    2
    去年秋,伦敦的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拉开了新的展览。主角就是《Being Boring》的作者Pet Shop Boys。80年代有点回归的意思。
    有说这个名字现在似乎不招人待见了。身边一个24岁的人回忆起来连语句都变得怪异:他们我是听过,挺悦耳的,那是我很小的时候啦,大概在高中。听得出来,境况就比那走月亮步的明星好点。
    《村之声》某次采访The Knife,主唱得意地评价自己的作品:“专辑最糟糕的部分就是你可以随着跳舞。”此言摆在Pet Shop Boys面前全然成了班门弄斧。起于New Wave的PSB毋庸置疑是80年代最好听的disco/synth-pop组合之一,即便在disco退潮的90年代依旧守得青山受业内敬重。没有人怀疑在过去20年里面他们是如何改变了disco音乐的方向,而disco又是怎么改变了club里那些忘我的身体。最重要的是,PSB不是一支只教人扭屁股的乐队。乐队的创作主要覆盖了三个方面:影射社会问题(如,早期讥讽撒切尔政府),分析感情百态,还索性唱出了同志心声。为此,PSB从英国媒体手里得了一顶“ironist”帽子。

    3
    最近,Thames & Hudson出版了一本《Pet Shop Boys Catalogue》,以图片形式总结回顾这支英国synth-pop乐队20年里在音乐、录象、时尚等诸多方面的作为。
    在流行音乐领域像PSB频繁同当代艺术家合作的案例甚少。在PSB合作的名单中居然可以数出Wolfgang Tillmans、Martin Parr、Sam Taylor-Wood、Derek Jarman、Robert Mapplethorpe等人,其中获得或提名特纳奖的就有3位[2],而Zaha Hadid也参与过PSB巡演的舞台制作。
    时光倒退20年。刚完成《卡拉瓦乔》不久的Derek Jarman为乐队拍摄了《It's A Sin》、《Rent》两支音乐录象。前者秉承了导演对宗教、古典形象的偏好,制作工整,稍欠Jarman个人作品的前卫性,对同志遭遇的揭示不如歌曲本身强烈。后者不像Jarman手笔,倒更有Visconti等人的趣味,整体感强,可视作mv的范本。两年后Jarman又为PSB巡演制作了录象投影。
    在失去Jarman的90年代,PSB请来了YBA中的女艺术家Sam Taylor-Wood参与演出的影像部分。Sam Taylor-Wood后来兴起,化名Kiki Kokova演唱了PSB制作的两首歌。再度证明YBA的艺术家们天生都是多栖发展的选手。
    因为给Calvin Klein拍摄广告的成功,Bruce Weber成了90年代里面少数懂得怎么在乏味僵化的时尚摄影中创新的摄影师。在Weber的三部录象,打首的即是《Being Boring》。开篇Weber就使出了看家本领,安排了裸男在黑白荧幕里跳跃,明晃晃的屁股招摇的很。然后呢?水啊、肥皂泡、热吻都使将出来了,通篇可以切分成多段高质量的广告作品,有人影晃动,有无休止的恋人缠绵,至少今天看来完全合了标题——非常boring,唯独同歌曲无关。在最后的《I Get Along》中,《魂断威尼斯》式的少年被请上镜,阳光灿烂未过多久,镜头就掉转进了Weber的影棚,非常巧妙的技巧,也是很好看的广告,只是作为录象有点枉费了PSB的苦心。
    Pet Shop Boys最好的录象是Wolfgang Tillmans的《Home and Dry》。Tillmans偶尔尝试录象,但效果喜人,甚至比其个人录象装置作品更成熟。镜头在伦敦地铁里觅食的老鼠和舞台上的PSB之间切换,最后由布景简易的舞台顶上一道玄秘的灯光中结束。干净利落。Martin Parr的《London》也好,叙述朴素得真有点可爱了。基本上,Parr是拿出了他拍照片的劲,整支录象就是一本活动的影集,比其收录在那套欧洲独立短篇中作品要出色许多。眼力好的人会发现,里面PSB站着卖唱的那座桥就是Tate Modern门前当时新修不久的铁桥,对于伦敦这有点特殊的意味。

    4
    偶然看到Pet Shop Boys《It's A Sin》的EP封面,极好的摄影作品!几分Jeff Wall的味道。
    知道Pet Shop Boys为什么在盛时苦苦要找几近过气Dusty Springfield合作么?

    http://whiterabbit.blogbus.com/files/1170956035.jpg


    [1]据作者广东、尖东指两家disco,红馆陨落的偶像指张国荣。
    伦敦街中夜雾可能是指伦敦某条马路。个人偏执的以为,假使站在soho的某条马路,你也能看到所谓“雾”。
    [2]1986年Derek Jarman入围turner prize,主要竞争对象是Gilbert & George。
    当年的turner prize可谓历届之中同性恋文化色彩最重的一届。最后G&G胜出。
    1998年Sam Taylor-Wood入围。
    2000年Wolfgang Tillmans获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