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2-10

    “我过着波谱的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iterabbit-logs/4512295.html

    在我迷恋安迪·沃霍尔的年代,教室里面每张报纸都被我蹂躏,一扭一划的笔迹涂鸦都骄傲地要师法沃霍尔的《Queen》和《Jagger》。热度没多久,就被Wolfgang同志美丽、帅气的照片吸引,背上相机成了校园里传说中的“拍照狂人”。此后教室里的报纸更都不翼而飞,剪得七零八落,进了我的剪贴本里。

    对沃霍尔由好感到了生厌,出于各种冗长的原因。翻书要跳过他的段落,毕业的时候就有这样的习气;若见到哪位国产艺术家非要把自己归进沃霍尔门徒就必定背后被我嗤嗤伴奏两声。某次北京艺博会上面见到一挂沃霍尔作品的摊位,正欲催动脚步离开就被同去的领导一指召回。受命上前同该画廊老板攀谈,一西班牙画商,不高更显其胖。交换了职业笑容、奉承和名片后,疾速离开,急得忘了“嗤嗤” 两声。那时真是无知又轻狂。同在博览会里见了方姓艺术家,尾随背后走了好几步,也算是自己读书时候心仪的腕儿了。

    大半年后,那位画廊老板来了上海,电话说要见我。虽然这人在纽约生活了好几十年,讲起英文就是乡音不改,害得我要提着耳朵。错误地提议开西班牙语。老外一乐,成了说相声的,天南地北讲了一遭:在纽约日子过得好,还在拉美有个小岛。可怜我日久生锈的耳朵提得老高,成了雷达。老外说得high,一拍桌子要作展览,把他的安迪·沃霍尔的藏品都拿来,外加一顶假发,“开幕的时候你可以带在头上”。假发好,我心里嘀咕。电影《我杀了沃霍尔》里那团飞出去的银发真是好看,是片子不多亮点。接着伊还不忘同沃霍尔扯上关系,称其俩是哥们:“Sabes,he llevado una vida de POP(我过着pop[波谱]的生活呀)!”
    哦,我听了一笑:“Pero, yo no。”

    谈毕,老外要拖着去吃西班牙餐。不行的,我这种手握刀叉却切不开一片牛肉的人是有规矩的,公事以外避免西餐。无奈,老头开始赞美你,你的西语真好,地道,马德里味儿。一听笑得前仰后合,过去给斗牛士作翻译,人家挺着斗篷说,你的西语是和拉美人学得吧。

    《Artforum》的编辑又开新博,里面有一链接有趣,叫《我博客了安迪·沃霍尔》,摘录了全篇《安迪·沃霍尔日记》,预期将于2016年2月连载完毕。
    本人对沃霍尔兴趣索然,但是那个时代光怪陆离,可以穷尽所有形容词汇,教我爱煞。其实我真的没自己说的那么喜欢属于synth-pop的80年代。

    http://static.flickr.com/13/18509823_9a949fa40c_m.jpg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