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2-21

    和张爸爸看演出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iterabbit-logs/4583011.html

    “你要酒么?”傍晚地铁里收到张爸爸的短信,我们兵分两路共赴大舞台。是Roger Waters的演出。当日抱病,顿减了酒兴,哆哆嗦嗦走出地铁,随口回了句“酒不要了。我要pot,如果你有的话”。

    只消《In the flesh》第一个音就明白这是一堂摇滚课,要与十二、三年前那把熟悉的声音再相逢。《Shine on your crazy diamond》和《Wish you were here》来得太早,因为激动,心里一紧就要开口和着老头一起哼。尤其是后者,在我耳里根本就是读书时上好的流行音乐,漂亮的吉他前奏烂熟于心。“We're just two lost souls swimming in a fish bowl”这种歌词才真是讨好的,总有人如我错把它当作自己故事的片尾曲,一声声去唱,唱一些人一些事,像卡拉ok那样。兀自趴在栏杆上不好让人看到那刻矫情的面孔。

    全场有飞行的猪和宇航员,像摇滚课堂里教授好演出的规范。飞猪的屁股上留了话:impeach Bush now!好过猪身上的那句中文,金玉良言式的句子不是我的那杯茶。听不惯激进文字的耳朵也因为这夜变得心软,似乎老头激昂唐突的态度也未尝不是一种可爱。算上屏幕里的影像,整台演出老老实实,应证了过去文字和录像,老头子是名不虚传的。

    Encore的时候自己忍不住站起来,加入了大合唱,顾不得自己嗓音是如何的骇人。全场满眼有人扭动,抽动,舞动,仰天振臂,合唱,嘶叫……我只是其中一个,怀着十多年未偿之心让自己在最后释放了一下。只惜借不了酒力或者pot,唱到《Comfortably numb》时,想同边上朋友拥抱,随便谁,张开双臂那种拥抱。自己终究不是情感外露的人。

    鼓得通红的手在衣兜里,出了大舞台,看同路的那许多你你我我。一时仍平静不下来,忘了存照纪念。

    07/2/12
       
    When I was a child I caught a fleeting glimpse,
    Out of the corner of my eye.
    I turned to look but it was gone.
    I cannot put my finger on it now.
    The child is grown, the dream is gone.
    I have become comfortably numb.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文字的问题 2007-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