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2-21

    文字的问题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iterabbit-logs/4584087.html

    十多年前伦敦有一支艺术家团体叫BANK。他们曾有作品《新闻稿》,有点类似我们八九十年代少先队喜闻乐见的“捉错别字”活动。当然,人家思路清晰,不走形式,不玩场面功夫。BANK批阅当地画廊的新闻稿,修改其中错别字、语法错误等等,再将其传真回该画廊。按艺术家的话说,这是BANK的传真服务,“帮助你们拯救自我”。确实,画廊(甚至是美术馆)的新闻稿啊、展览阐述啊都是绕有趣味的读物。妙文偶有,多数情况都要让你捶胸跺地:请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不知所云,语无伦次,故作艰深……有时真是满纸爬虫!
    据说BANK的作品惊扰到了美国同行。某画廊开腔了:要知道因果有报应,风水轮流转,祝你们不得好下场。说明这件作品很好!
    大概“很好”也是个很不好的词,说了几乎等于没说,是一种虚的肯定语气。朋友对这类虚词深恶痛绝,就像我的新闻课老师会说,“难道就不能多给我一点动词、名词”。每逢讲解、评论作品和展览,总提心吊胆,字到嘴边都要再三斟酌。这个作品好在哪里呢?“因为我喜欢。”这种句子简直就是自杀。不幸,时常改不了恶习,话到最后还不忘用“我喜欢”来总结。要是更紧张一点,话就成了,我很喜欢这个艺术家。对面肯定有几双瞪大眼睛在嘀咕,这人真是大尾巴狼啊。汗颜。
    再说评论。历来被我看作很深的学问,懒得去探究。最近突然勤奋得厉害了,翻出来好几本国产评论文字,专在如厕时候阅读。先前一友推荐某书,因为此书上来就把其老板的展览批了一通。于是很好奇。坐下来,气定神闲,挑了一页读起。扑哧,笑岔了气,忘了坐着的正事。

    “几乎所有中国文化的重要标签,如火药、汉字、指南针、印刷术、周易八卦、风水算命、中医中药、京剧脸谱等,都被中国‘当代艺术家’一一耍遍。C先生玩火药,X先生搞印刷,H先生造指南车和药葫芦……W先生称之为‘唐人街地摊文化’,尖刻而准确。”

    很幽默呢,前半段也准确,可后面就只剩下尖刻了。中国当代艺术有不少投机的中国标签、符号,但不等于艺术家不能使用这些元素,用了就成了糟粕?不高兴多说,提了裤子把书贡回架上,心里默念几声:评论大学问,咱还是把最基本的格子爬爬好。
    另外本人一直以信息至上。信息于当代艺术要比所谓评论来的重要。信息又在我的词条里同八卦配对,很当代的symbiosis!还信奉一点:八卦就要不卑不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