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2-23

    国画和赵佶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iterabbit-logs/4591894.html

    Marlene Dumas说:“我想创作一气呵成的水墨画,就像古代中国人追求的那样。他们把水墨画叫作painting,而我们说这是drawing。”
    是不是应该跳过painting和drawing究竟怎么翻译的问题呢?05年底,编Jean-Michel Basquiat的画册,就被这个问题纠缠得紧。鬼老外自恃洋文词汇丰富,连篇painting、drawing不绝,我等小编纵是肚里亮堂,就是不知怎么吐露给读者,最后一脚把皮球踢给同事。后来鬼使神差领导又接了一桩国画展览的差事,连着几篇文章谈国画的沿革之类,臭皮球弹落我头上,文章统统要翻译。几乎不用脑子乱写,遇“画”就答“painting”,顺手得很,我也一气呵成。现在想想,似有谬误,Dumas的话未尝不在理。

    国画的革新是抱不得太大希望的,见过几位尚且不错,占了老中青三代,可惜人数稀少,教看的人心刚一热就又见现实了。去年末,有一女画家的纸本水墨展,初看了两张觉得新鲜,形式上值得赞许。看毕整个展览只能说Dumas的数件纸本drawing水准都胜出一筹。
    大家说当代艺术是牛鬼蛇神,是皇帝新衣。那大家喜欢国画么?站在美术馆、博物馆里的有谁看明白国画了?每往这一想就很挫伤干劲。我们的美术教育真是蒙昧人心,钝人心智。好几年前在一达利的展览,我们的某专家扶老携幼在达利一张drawing习作前面念念有词:这块肉画的真逼真啊!一听这话几乎踉跄跌倒在地,甚至都要长出达老师的胡子了。艺术也许就应该是街边画像吧。

    整理书架发现少了小时候收的国画画册。叹气,是不是该去补课呢?倒真从来没想过为这跑一下博物馆和书店。打算去搜一本赵佶的画册。这种根正苗红的经典总该有像样的出版物吧?
    自己对赵佶作品的热情竟比对方姓艺术家更久远,想着自己都吃惊。小时候习画,老师说画得匠气太重。还在纸上写了“匠”和“家”二字,在“家”上面一圈。老师教的东西总喂不饱我,诸如怎么画老鹰牡丹这种书怎么比得上自个收的书,那些几百年前的老师有更好的画。于是总要临摹古老的作品,当时深信这些老鬼的画并不像书中注解评说的那样。更一眼就识出赵佶的画,好像遇到了自己阵营里的好同志!徽宗工整、匠气、阴阳并济的作品为什么让我醉心,那时未曾考虑过,就一直很恼,恼自己摹不了那些花鸟,也弄不清究竟。试想当时有机会看到培根的画会是怎么样的结果呢?先知先决认清自己的阵营么?

    http://www.mfa.org/dynamic/images/ctr_image_742.jpg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