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2-26

    他们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iterabbit-logs/4613486.html

    1.
    一小姑娘在msn上改名叫“要去伦敦看G&G”。她说的是吉尔博特和乔治。我们的祖师爷俩在tate modern有个回顾展。想当年,二老和另一祖师Derek Jarman论剑特纳奖上,斗得难解难分,一边是泼皮、邪恶、无趣的摄影,另一头是“造反”的电影。今天祖师爷爷重回tate开坛,小辈们脸上有光,非常“proud”!

    奇怪地,一说Jarman,就会想到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天寒地冻的时候亚洲艺术圈也还是大热,新人都抬出来现炒现卖,嘻哈姑娘是主角。行规是每逢年初都要评未来之星,策展人、评论各有一本帐,英美杂志也都开出自己的榜单。本人素来悲观,分不清流星、明星、北斗星。一摸头脑,啪,就一枚未来之星了:就Apichatpong了。然后有人大眼相对,不识这泰国好同志。

    “哦,”我说,“他在艺术界就类似杨福东,在电影界像贾樟柯。”这个拙劣的比方刚一出口就想咬自己舌头。就算以蔡明亮作比也好过贾。贾最大的功绩是带动了山西的旅游业,催生了新世纪里一箩筐文艺青年。本城的文艺青年看过了盗版碟,游了山西,说《好人》门票太贵啦,俺们买一张盗版足矣(另一位吃了文艺青年亏的要属Roger Waters)。

    决定下次要把Apichatpong说成是泰国的Jarman同志。两人的作品不论是feature还是short都有颇多气质上的亲切,除了祖师爷是有颗古典之心的punkie。我这喜新厌旧的心终于也对experimental这宗投怀送抱了。

    http://www.jpf.go.jp/j/culture_j/topics/movie/img/kantoku2/api.jpg

     2.
    最近看一电影,里面有精辟的归纳:抽象表现主义属于硬朗、强健、嗜酒的异性恋者,而波谱艺术家则是害羞纤细的同志的。
    镜头一抖继续爆料:贾斯帕琼斯竟然和劳申博格是一对儿!
    这就是六七十年代的纽约。
    洛杉矶那边则有过一极美的Dealer,曾经收了Andy Warhol作品一堆。如果没赶上波谱大潮,伊去好莱坞也有奔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