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15

    纽约来信、断桥无雪及其他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iterabbit-logs/5049968.html

    D的信素来实用、言简意赅。在我从马德里回来的那日D飞纽约,不日便收到邮件,无他,讲的是Joe。
    Joe的新片《syndromes and a century》在自家公映前白白挨了审查官的剪刀,四刀。 为此Joe写了《自由泰国电影运动请愿书》,贴在自个网站上。
    通常识时务的艺术家,面对这些剪刀,就洗干净脖子,一咬牙,挨一刀,赔个笑脸,兴许还可以爬回青山捡柴烧。也见过极ambitious的国产艺术家,自恃是斗牛士,对审查官挥出红布,底下藏着更锋利的剪刀——几番争斗之后顺利将自己送进西洋艺术名人堂里。所以说,censorship是艘关系复杂的船。而Joe写《请愿书》是笨的作法,有点会让人想起若干年前伊在采访里羞涩的表情,旁观者心里不免一酸。

    曾说Joe的角色有点类似杨福东,只不过前者在电影圈的成就显然大过后者。约莫两年前,杨开始为西方艺术媒体宠爱,封面、采访、专题等身;当时,杨还在经营《竹林七贤》系列。杨是公认的image-maker,从早期的摄影/录象作品就看的出其对画面美感的追求。
    S画廊在展杨的新作《断桥无雪》,那种解放前的戏,有点琼瑶气质的《上海滩》,但是8频录像。8块屏幕在眼前铺展开,各讲各的故事,很好看的风景,甜美的旧时姑娘,都决定了评论嘴角的微笑。8频作品的叙事手法算得聪敏,观众双眼总是只顾及离得最近的屏幕,于是每人看到故事都依赖面前的段落为主线,自然各不相同。

    每逢讲S画廊,自然就不会漏掉SGA,本城也就这两家画廊摆得上台面;言外之意,本城的art scene是颇为凋零。恰巧SGA新展开幕,顺道从S画廊跑去看这家以开幕式、排场摄人的画廊。是顾德新的个展。
    应该是十多年前,蓬皮杜美术馆作了个叫《大地魔术师》的展览,50个“西方”艺术家,50个“世界”艺术家,顾便在其中。今天再看《大》展,策展观念上还有嚼头,可惜手边寻不到当年展览画册,而参展艺术家中有些已经成了大师,譬如,Jeff Wall。
    这次的个展是有质量的(也不出意外地昂贵)。顾德新把上海的马路做进画廊空间,一个大斜坡直接通往原先的窗台,窨井盖和地下水沟甚至是蛆虫一样不缺。猜想,待得太阳射进窗门落在这水泥大道上是展览最戏剧性的高潮。空间里留了一道硅胶作的蓝色河面,漂着上百苍蝇,同窗外的江水对应,概念上作的很足,手法却是简单的。SGA以展览的production见长,这次真金白银都用到了刀口上。

    人民公园里也有一production惊人昂贵的展览,端的是贵妇人涂脂抹粉皮毛裹身的架势。这里,“新媒体艺术”就是钢筋铁骨加录像机——终于读出这位策展人的见地了。要看这类“玩具展”,不如参观商品发布会或者去少年宫、科技馆,一个词“地道”。
    当然,这番刻薄、败兴的话平时不敢同风尘仆仆来本城探看art scene的游客讲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