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21

    彼时此时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iterabbit-logs/5104636.html

    盆景
    情人不会磕开瓜子
    洗过的内衣被风解开
    情人们,只言片语

    盆景在天台上淌水
    扣子被信鸽打开
    带走所有肺腑之言

    一颗种子留在盆景里,
    他还等着不朽
    2003.4.28


    折柳的手
    周五我们习惯了重返城市
    城市投以微笑:
    搀手的应该把面孔
    靠得更近!

    有人总不愿登上那班回城的车
    有人拂手,折断杨柳

    巡路人被安排两两同行
    他们喝住一男一女
    然后戏剧转入正题

    一条文汇路关不住四月的醉意
    你的手也曾打动过我
    2003.5.1

     

     

     

     

    一朋友说:在你为暗恋写诗的时候,我都已经在酒吧体验生活。语气是骄傲的。但一直记得这话,好像自己活在一出低速的80年代的戏剧里,全然没有别人的光彩,也不解风情。
    而昨夜的酒吧有比春风更浓郁的气息,没有一具沉默的身体。久未谋面的同学端着酒,叹道:“从来没见你这样……”我踩着微醉、笨拙的舞步,明白纵使再三光顾也还是如同不曾来过,因为自己还留在那出戏剧里,一再谢幕都是无用的。滑稽、愚蠢、不合时宜的独角戏吧。主人公还想拾回那支笔杆,写诗,然后让那唯一的读者心底一动;或者,不必是诗,一张好的照片,一幅好的绘画,都是主人公在戏里迟迟不愿离去的原因。这是“滑稽”。

    原本清早要赶去北京,在行囊里塞了前日购得的一本诗集。作者是一记者。文风不合我的口味,所以很诧异当初会在书店为这书埋单。大概对(现在仍旧)写诗的人总有些许好感。在马德里的某美术馆看一展览,满眼的照片。脚步变得很慢,转了良久,最后在自己的旅行日记里留了句“应该继续拍照”。

    其实,相机一直就在背包里。

    也是在前日的那家书店见艾伦·金斯堡拍的照片,照片里是Lou Reed。金斯堡在底下的注解里写:Lou Reed,摇滚乐手、诗人。30年前,Lou写了《coney island baby》。他补过一行注释:
    Not too many people write about those feelings for other people to relate to。

    分享到:

    评论

  • 有80末90初诗风格..希尼之类
    回复街道政治说:
    不识希尼。刚google了一下。
    2007-04-27 23:4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