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22

    紫色的日志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iterabbit-logs/5109755.html

    柏林的机场里,有气无力地瘫在椅上,读最新的《purple journal》。杂志每期的作者乱七八糟,每人照例提供一则日记,文字或图片。都是作家、乐手、摄影师、艺术家、演员、导演、设计师,诸如此类,就好像更传奇一点的《cabinet》杂志。作者散居世界各地,从纽约到东京再到贝尔格莱德……本是罗嗦、私密、琐碎的故事摆出来都显得好看了,甚至孤零零一张照片都是可以咀嚼的日记。有人以极法语的语气写Bob Dylan拍摄的未曾发行的纪录片,“市面上唯一的版本即是盗版”;有人坐在纽约西村饮茶,留下一些三十岁姑娘的心思,一看作者名字,还是当年那位怪腔怪调的摇滚女星Alanis Morissette。
    杂志小开面,素面朝天,骨子里却是浓烈的文艺腔。比起来,《cabinet》更文艺,还以杂志的名号来策划艺术展览。齐泽克说:同《cabinet》比起来,别的杂志都是行尸走肉。

    柏林的大街上,素未谋面的画廊老板远远朝我招手。对着我诧异的面孔,她解释说:“一看你手上PRO QM的袋子,我就知道这个人是作我们这行的!”其实袋子里只有两本杂志,买了路上解闷的,《purple journal》和《butt》。同《butt》比起来,别的杂志都是不识狂野、性感的异性恋——齐老,我说的对么?

     

    图像 “http://www.purple.fr/files/page_thumbnail_67.jpg” 因其本身有错无法显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