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26

    告诉你,我们被歧视了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iterabbit-logs/5155934.html

    《art.es》的主编费尔南多塞了两期杂志过来,“你读一读,然后告诉我你的看法。”
    刚打开其中一本,就发现原来编者按也可以那么好玩:
    “……有艺术家朋友跟我说:‘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直人所以遭歧视啊。’”

    天!他在说歧视!想来这故事也不是第一趟听到了。上一回Dan Cameron策划了一个名为《美国东村》的展,顿时就惹来了若干落选艺术家跳出来抗议——为什么展览没有我们?!
    艺术家A自认找到了要害:Dan是同志,我是直人;当同志知道你是直人的时候就待你如粪土。
    艺术家B将之归因于艺术圈政治。但也正是此君在89年的《名利场》采访中大放厥词:“美术馆的策展人大多是歪人,他们控制了80年代的艺术圈。现在他们正一个个死于艾滋。尽管我认为这很悲伤,但我知道它是好事。因为歪人们不能积极参与到人类永恒存在之中。”
    80年代艾滋对纽约艺术家的震荡是惊人的,即便是多年以后,当事人们也仍心有余悸。《美国东村》关注的其实就是特殊时期内东村的艺术创作,展览焦点便在Keith Haring、Peter Hujar、David Wojnarowicz等人身上。

    策展黑幕、策展政治,尽是些无头公案,总笼罩着阴魂不散的冤屈和哭诉——“为什么不带我玩!”最后,公堂里突然有人眼泪鼻涕地呈上罪状,竟然是歧视异性恋。真是撒泼,一幅老娘跟你拼了的凶相。

    费尔南多在编者按的最后这么写:
    “我从来不曾厌烦坐下来统计一下我所认识的同志艺术家、批评家、策展人、画廊老板、美术馆或双年展总监、文化官员等等。假使哪天我失眠了,我会数数这些人数。这一定管用。”

    可我非得告诫费先生,你千万别在中国失眠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因为在中国失眠,根本数不到几个同志艺术家,是吗?
    那群直人抗议者也太好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