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26

    昨夜,我似文艺青年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iterabbit-logs/5156091.html

    穷人不可多出门,也不宜早出门。Sonic Youth演出开场2小时前,在书店把买门票的银子花得精光,抱了本大部头在路上电话求助。朋友的来电成了救星:“好了,我有票。我们的名字在guest list上,你可以冒充我老婆,反正她今天还在飞机上。”
    “Ok,I will come in drag!”
    电话那头大笑。

    最后自然没有drag。衣衫褴褛又背了只knockoff书包坐进现场,扫了一下四周眼睛都绿了,文艺青年打扮花哨、抬头挺胸一个个从边上走过。还好没真穿UNIQLO去见Kim Gordon,或者换一件洗衣机的tshirt。文艺腔的行头真难把握!

    正当我和朋友争执Sonic Youth在纽约还能饭否时,乐队就现身了,几乎全场起立杀到了台前。两人只好赶到人群末尾行注目礼。音乐好啊,有我曾经爱煞的吉他feedback,份多量足;Thurston Moore保养得也好,真的音速青年,你看时光都没在他面孔上留下什么痕迹。既然场面都那么美,就没有理由不像一个摇滚青年一样pogo。于是跳啊,扭啊,书包甩得老高。其实是悟出了pogo的真谛——前面一排老外,长颈鹿一样挡住了视线,可怜我个小,只好跳。活脱像个热血沸腾的文艺青年。高个鬼老惹人厌,我跳他也跳,还长臂长腿,一幅遮天蔽日的决心。曾在巴塞罗那不停抱怨鬼老把小便池造得老高,害得要挺腰举枪,恨不得把池子都拆了变成《》送进美术馆。

    演出encore两次,台上唱到《Kool thing》时自己已经high得跳成了弹簧。散场后被抓去喝酒,double wishky让人飘飘然。摇滚过了,pogo过了,酒也喝了,这夜我也修成文艺青年了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