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06

    2003年5月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iterabbit-logs/5291337.html

    白衬衣
    草坪上晾的白衬衣是你长久不能得到的祝福。
    荫处撒满规则的腿,像遍地玉器
    这时太阳靠后
          已有一双手被熏成花黄

    风扇面朝西窗。你开始倒叙
          屋顶正淌水
                一滴滴安详且熟悉的面孔

          默不作声。
    焦虑的流言让表扣紧你手,从此
          你只得一遍遍低头

    一遍遍打探故人。
    妈妈缝给你一件黄衬衣
          于是你噙满泪
    ——谁能因此获得祝福?

    2003-5-6

    问路
    我于井口半蹲不起,
         投石
               问路

    ——猫腰的少年,
            你很危险
          除非当下大步流星
               离开眉间黑的蝴蝶!

    ——水是苦的。
           你热的身体,三十七度半
                刀伤正画在眉心
           而蜜糖被那对情人取走

    ——他们约在今晚化蝶
          月的圆缺 往往入木三分
                一半是你
                一半是黑的蝴蝶


    2003-5-8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