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23

    杂志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iterabbit-logs/5479653.html

    “SCUM将要消灭一切SCUM男性救援团以外的男性。”手上一本两年前的《Cabinet》,讲的是“虚构国”。开卷就祭出一篇《如何加入男性救援团》。67年Solanas写了《SCUM宣言》,并在《村之声》上刊登广告一条。SCUM,是索小姐笔下的消灭男性社会;而按索小姐心愿,SCUM这个虚构社会的总统恰恰又是倒于伊枪下的Andy Warhol。本想听听所谓知识分子乌托邦,却猝不及防地重温了一把索小姐的癫狂。估计当年西方文艺界尚不晓得要同中国接轨,讲“虚构国”却没有一点点知识分子乌托邦情结,笔墨尽落在对各宗“虚构国”的探索之中,摆了事实,讲了道理,觉察不到声泪俱下的姿态。细碎之处连一张邮票也不放过。虚构的国度通过在真实世界里发行邮票,成了特殊的存在。想到在巴黎的东京宫看过一展览,召集了一批艺术家呈上各自创作的乌托邦,国旗、地图、货币、律法一应俱全,纵是虚构也绝无雷同。乌托邦如果都能少一点情操和话语权,多哪怕一点点想像力也会好玩很多。

    《Cabinet》追求的是打破“术业专攻”,以综合的视角写文艺。在其看来,变成一本艺术工作者读物是失败的。这支总共4名兼职编辑的阵容却作出了一本全然不同于《ArtForum》、《Frieze》、《Flash Art》模式的艺术杂志。作为一本非盈利杂志,《Cabinet》的收入45%来自读者,40%是政府机构、私人基金会支持,5%为私人捐助,另外的10%来自销售限量的艺术家commission作品。相形之下,国产文艺杂志大多是无头又无胸,不单没有设计也没有想法,关键时候连评论文字都捉襟见肘,看来出路唯有一条:请改行八卦!

    曾因好奇,在季风买下新的《今日先锋》,一边是想看看是哪门的先锋功夫,另外又是看在卡特兰作品的封面份上。结果完全不能理解此家编辑为什么要将毫无关联的文章、图片混排一起。纯文字的页面也可以作的很好看,道理很简单。而杂志的图像本身已经印制低劣了,还莫名其妙打散在不相关的文字里,读来如吃苍蝇,还一只接一只,大致能分辨的就是这些苍蝇还有些文艺腔调。若再要多嘴两句就是这书忽而有学究的姿态,又不时来点摇滚青年的学生气,隐约之间还有飘散着对话语权的爱慕。《今》的14期以动物为主题,有点《Cabinet》的模样,可惜文章切题的少,点中穴道的更是无几,只好搬出以动物为主角的艺术品插图来救场⋯⋯
    刻薄之后,说心里话,《今》在国产艺术杂志里真是算好看的了。所以有一阵子每晚下班等车都会翻几页。


    而说做杂志、写艺术文字,《Frieze》100期一文章有标题《Write On!》,真点到了我们心坎里。顺便一提,《Cabinet》的稿酬是每篇150-250美元。

    分享到:

    评论

  • 说的是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