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07

    艺术新经济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iterabbit-logs/56234716.html

    半年前走访了一展览。展览主题甚是抢眼,直指阴霾的艺术市场里新的经济模式。所谓“新经济”,不幸被策展人诠释成了创意市集和以物易物小商品市场,辜负了部分艺术家的好意或者本会发光的作品。


    但是否真有艺术新经济呢?答案是肯定的。细数一下今夏飞往威尼斯的游客,赏玩时髦文艺是旅行的一大动因。除了拍卖、画廊等传统营销模式,艺术旅行等模式也早已浮出水面多年,聪明的城市现在都知道台面上多了两张牌──双年展和艺博会。作为双年展的始祖,威尼斯必定是荷包坚挺的文艺客必做的案头功课。


    Sarah Thornton在她的《艺术圈七日》八卦道:威尼斯双年展明天才对公众开放,但对于艺术界它已经结束了。此言不假,双年展其实无形间被切成两块──一块随着VIP预展的结束就宣告落幕;一块是漫长的假日,挣的是游客的盘缠 。前者是在艺坛要员车轮转的派对、晚宴、私人密谈、交换名片中完成的,所谓未来项目、策划在此已经酝酿了一半,而艺术品的价格走势和艺术家的生涯也在此进入转折点;后者则单纯很多,简言之说是换了模式的旅游节。说艺术新经济,这便是两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双年展带来的经济收益以旅游效应最为显著。回想去年夏天,双年展终于取代了拍卖场上的张王岳方曾先生或者设计鸟巢的艾先生,成了本地报章的一大卖点。六月时,还没登上飞机的A君早已淹没在杂志的稿约电话之中;甚至更多疲倦的A先生们纷纷放下笔杆,加入了Facebook上的“我们不去威尼斯”小组。


    另外,也有人预见艺术新的经济来源于买得起的艺术。于是,几个月里“买得起的艺术(affordable art)”的概念──若是非要称其为概念的话──被人大书特书,成了拯救流感中的艺术市场的一贴良方。不少展览、博览会都扯出了“买得起”的旗帜,一窝蜂似摆出标价千百大洋的作品,与西方拿出现代或者战前艺术品来救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近日读到一博览会专家的文章。他指出,像Anish Kapoor、 草间弥生、Damien Hirst、村上隆、Louise Bourgeois 等艺术家的低价位作品透露除出了这艺术家(或他们背后的团队)的商业头脑以及企图侵入各个价位层的野心。显然,专家似乎没有理解不仅仅是拍卖的运作模式,艺术创造的结果有各类不同尺幅和媒介,画一件巴掌大的作品是艺术家的创作诉求而非为了占领低价市场的驱动。更重要的是,“买得起的艺术”不是卖家们为了卖而卖的消极举措,而是依靠走通画廊、博览会、书店、商店等一连串渠道,将大小尺幅以及版画、摄影、限量版产品呈阶梯式地推介给消费者,从而培养大众收藏艺术的习惯。当你走在一些既非学生毕业展又不像创意市集、标榜着“买得起的艺术”的练摊大会里,看着作者不名、价格低廉却乏善可陈的作品时,会不会想也许艺术市场的震荡给另一些人创造了一些新的经济。

     

    (MU, 201001)

     

     

    分享到:

    评论

  • 会不会想也许艺术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