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26

    强迫症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iterabbit-logs/6141340.html

    罗斯李女士在NYU的讲座开场前申明,如果接下来她在讲座中使用词语如“Postmodern”或“performative”的话,观众可以随手操起身边杂物朝她砸去。想必有人要嘲笑罗女士故作姿态,但是假如你在艺术圈稍作停留,便能明白这份自我强迫的苦心。罗女士的同事D在本市教书。某日D的学生有作 业疑似抄袭。对照之下,D发现文章拷贝了多位国产策展人的展览前言(Curatorial Statement)。令人惊讶的不是该学生的抄袭,而是这么多位国产策展人,大江南北的,竟然对各自策划的不同的展览写出来文字都如出一辙,莫不是有了专 门的艺术写作软件?!曾暗暗在肚里开过一串单子,搜罗了那些自我强迫禁止使用或减量使用的词汇,诸如:中国语境、全球化语境、消费主义文化、美术馆体制建 设、双年展体制、观念、解构、当下、后殖民、后现代、创意产业,等等。但最为万恶的莫过“学术”二字。如果某天你在人群中听到有人语气坚定高谈阔论“这很学 术”、“我搞学术”、“他一点都不学术”,那么恭喜你,你找到了组织——他们多半就是搞本地当代艺术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